歡迎來到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06
05
【21世紀財經報】趙忠:從經濟恢復到青年就業形勢改善需要時間
來源: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4月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2%,環比下降0.1個百分點,就業形勢總體穩定。與之相對,16-24歲勞動力調查失業率為20.4%,創2018年有該統計數據以來的單月最高記錄。

如何解決青年就業問題?如何認識人工智能技術和人口發展新形勢對就業的影響?

為此,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對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院長趙忠進行專訪。趙忠認為,我國就業形勢總體穩定,由于青年群體就業的特殊性,從經濟恢復到青年就業形勢改善需要更長時間。解決青年就業問題,短期要提升勞動力市場的匹配效率,減少摩擦性失業,長期在于提高青年的人力資本水平、技能與市場的適配程度,根本上要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和經濟增長、創造就業需求。


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院長趙忠

多因素推高青年失業率

《21世紀》:我國16-24歲城鎮青年勞動力調查失業率連漲4個月,4月24歲以下青年失業率首破20%,創2018年有該統計數據以來的新高,背后原因有哪些?青年就業面臨哪些挑戰?

趙忠:縱觀全球,青年群體的失業率一般高達社會平均失業率的2到3倍。各個國家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背后受青年群體的人力資本水平與結構、青年人就業的特點、經濟周期的影響機制等共性因素影響。

4月我國經濟運行延續恢復向好,城鎮調查失業率連續兩個月下降,就業形勢總體穩定。但具體到青年群體,青年失業率為2018年有該統計數據以來的最高水平,其背后的主要原因,第一是對青年就業的需求不足,第二是存在青年就業的結構性矛盾,第三是青年群體的摩擦性失業相對較高。

今年以來我國經濟在恢復,但現階段對青年群體的就業需求還是不足。一方面,我國市場主體,尤其是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仍然處在恢復階段,而它們是勞動力的主要需求者和新工作崗位的主要創造者。另一方面,經濟恢復的就業效應傳導到青年就業群體需要更長的時間。在經濟復蘇階段,企業為擴大生產規模招聘新員工,往往更青睞與崗位所需技能匹配度更高的員工,承擔年輕員工培訓成本的意愿較低,經濟復蘇對就業的拉動通常最后才會傳導到青年群體。

從青年群體的就業市場看,季節性因素和摩擦性失業推升了當前青年的失業率?,F在進入了高校畢業季,大量大學畢業生正在找工作,這一定程度上也會造成青年失業率數據上升。新就業形態在就業崗位創造中的重要性愈發凸顯,吸引了大量青年勞動者,但新就業形態在勞動保障、工作穩定性等方面還存在諸多不足,從業者更換工作頻繁,推高了青年失業率。同時,很大一部分青年群體是初次進入勞動力市場,面臨由學生轉型到勞動者的挑戰,缺少求職、職業規劃和職業發展等方面的知識和經驗,增大了“摩擦性失業”。

我國青年就業的結構性矛盾比較突出。青年人力資本水平和就業機會都存在顯著的城鄉和區域差異,農村、經濟欠發達地區青年面臨人力資本較低、就業機會相對不足的雙重壓力。另外,我國產業發展正經歷快速轉型升級期,低技能崗位在快速減少,但未上過大學的青年群體技能提升跟不上產業需求的步伐,使得低教育程度的青年就業形勢進一步惡化。最后,青年群體的就業意愿正在發生改變,對在一些傳統崗位就業的意愿不強。

《21世紀》:2023屆高校畢業生將達到1158萬人,創歷史新高。穩定和擴大以高校畢業生為代表的青年就業,還要從哪些方面著力?

趙忠:解決當前以大學生為代表的就業問題,要擴大就業容量、提高就業質量、增加勞動力市場有效性和實施精準的青年就業促進政策。

加強政府引導,充分發揮市場作用擴大就業需求。充分發揮國有企業和政策性崗位的穩就業功能,通過崗位補貼等就業促進政策推動市場主體創造更多就業崗位,增加就業容量。大力支持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發展,促進就業需求增加。推動中小微企業做大做強,健全和完善新就業形態的勞動保護,提高中小微企業和新就業形態崗位的就業質量和吸引力。

進一步健全和完善青年群體的就業服務和就業指導體系。通過構建政府就業服務平臺、建立高校就業指導隊伍、購買人力資源服務等措施,形成政府、高校、企業協調統一的體制機制,提升青年就業中的勞動力市場的效率,降低摩擦性失業。

深化高校和企業合作的體制機制,通過訪企擴崗、實習實訓的措施促進大學生供給與需求的更好匹配。通過培訓補貼等多種形式,降低企業培訓新員工的成本,以鼓勵企業雇傭和培訓青年勞動者,彌補他們工作經驗不足的短板。

《21世紀》:近期疫情政策已然轉變,但很多人發現工作仍然難找,擔心接下來的就業形勢變化。對此你怎么看?

趙忠:細分不同群體、不同行業及不同就業形態,就業形勢可能存在差異,但這些不影響就業數據對整體就業市場的反映。從整體數據來看,4月我國經濟持續恢復向好,就業基本面在好轉。但在經濟發展和產業結構變化過程中,一些特定行業或者特定企業可能會出現一定程度的就業波動。

就業本質上是社會經濟活動的派生需求,企業要進入生產過程,勞動力是關鍵生產要素之一,企業為滿足市場的生產經營活動就派生出來對勞動力的需求,創造了工作崗位。市場對企業提供的產品或服務的需求,會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而變化,推動企業轉型升級;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需求的變化,也會影響到企業的經營行為,這些都會進而影響企業對具體勞動者的需求,從而產生不同行業就業形勢的差異。

創造性崗位很難被人工智能替代

《21世紀》:數字經濟是推動經濟增長的主引擎之一,數字技術在創造新崗位的同時,也會產生就業替代效應,近期大熱的ChatGPT引發了人們對技術取代腦力勞動、創意勞動的擔憂。如何認識數字技術對就業的影響?如何推動勞動市場與新技術協調發展?

趙忠:數字經濟和數字技術發展肯定會對勞動力市場帶來影響。技術對勞動力市場的影響不是新話題,早在十八世紀,蒸汽機的出現就催生了新的工作崗位,也替換了很多舊的工作崗位。

隨著技術的進步,部分勞動力的就業質量和就業空間可能會降低或縮減,大家擔憂部分工作崗位可能會遭受人工智能沖擊,甚至被替代,但這并不是故事的全部。新技術的出現會使勞動者的生產效率提升,也會帶來新的服務和新的產品,滿足消費者的新需求,進而拉動相應產業的發展,在此過程中新的工作崗位就會被創造出來。

在此過程中,政策的著眼點在于促進被替代崗位的勞動力順利轉移到新創造出來的工作崗位上。通過建立健全失業保險等社會安全網、加強技能培訓的力度和廣度,通過稅收調節收入分配等方式,來降低技術進步過程中勞動者工作轉換的困難,緩解技術進步帶來的收入不平等問題。

從企業和政府的角度,要更多關注這些新技術帶來的應用場景,可能產生的新需求、創造的新產品或服務。如果很好地利用技術進步促進產品與服務市場的創造,產生新的消費需求,那伴隨新技術一起出現和發展的,還會有大量新的工作崗位和就業機會。

《21世紀》:與歷史上的技術變革相比,如今人工智能技術發展,對就業形態的影響有何特殊性嗎?被替換崗位的勞動者再就業,或者說保持之前就業質量的難度是否會加大?

趙忠:如果將勞動者從腦力勞動者和體力勞動者這個維度來劃分,以蒸汽機廣泛應用為代表的技術革命,是一個偏向體力勞動者的技術進步,提高其勞動生產率,縮小了腦力勞動者和體力勞動者之間的收入差距。

20世紀80年代以來的計算機和信息技術進步,是偏向高教育群體和高技能群體的技術進步,對其勞動生產率的提升幅度更大,加大了低技能群體和高技能群體、低教育群體與高教育群體之間的收入差距。

到了現在,ChatGPT等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對勞動力市場的影響有不同的特征。高技能群體或腦力勞動者可能從事創造性工作,也可能從事常規性工作,低技能群體或體力勞動者亦如是。有學者認為,人工智能帶來的技術進步并非偏向某一特定群體,而是一個具有崗位傾向性的技術進步,即創造性崗位很難被人工智能替代,常規性、程序化的崗位則容易被替代,甚至消失。

勞動者要適應人工智能的發展,肯定需要一個轉換的過程??梢源_定的是,勞動者再就業的工作崗位是很多元化的,但假設一個收入很高的工作崗位被替代,勞動者轉移到新的工作崗位,要保持同樣的待遇水平,可能要進行新的人力資本投資,終身學習的能力就很重要。

轉型也很可能要經歷陣痛甚至付出代價,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備同等學習和適應的新技術的能力或精力,部分勞動者可能就不得不找一個相對之前崗位而言收入稍低的工作。而如何盡量減少轉型的痛苦,是個人職業規劃中需要思考的問題,是政府就業政策的重要著力點。

人口發展新形勢深刻影響勞動力市場

《21世紀》:近期召開的二十屆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指出,當前我國人口發展呈現少子化、老齡化、區域人口增減分化的趨勢性特征,這將如何影響就業市場?

趙忠:我國人口發展中呈現少子化、老齡化、區域人口增減分化的趨勢性特征,這些趨勢性特征不一定馬上就會對勞動力市場產生非常大的影響,但從中長期視角來看,人口發展新形勢必然會深刻影響和改變勞動力市場。

從勞動供給的角度來看,未來勞動力群體會變少,人口中的勞動者比例會下降,理論上的最終結果是勞動供給減少,總趨勢是減緩就業壓力,但增加了撫養負擔,對養老保險造成壓力。

從勞動需求角度來看,勞動力數量和占比的下降,又會降低經濟增長的活躍程度,影響勞動者、家庭乃至整個社會的收入和消費水平,而消費水平的下降會減少市場需求,進而對勞動力市場產生影響。

《21世紀》:就業市場應該如何與人口發展新形勢相適應?

趙忠:從勞動力的層面看,在生產過程中人口數量和人口質量之間存在一個替代的關系,所以其中一個著力點,是用提高勞動者素質的方式來彌補勞動人口數量減少帶來的負面影響。構建和完善與之相適應的教育和培訓體系就顯得十分重要,這涉及義務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培訓體系等多個方面。

從企業和行業層面來看,要促進生產技術進步和產業轉型升級。隨著生產技術提升,利用同樣數量的生產要素就可以產出更多更好的產品。應對人口發展的新形勢,要更好地提升生產過程中勞動力的利用效率。

從市場和國家層面來看,我國人口老齡化存在地區差異,各地勞動力需求也各有不同。要使區域之間勞動力分布和勞動力需求相匹配,需要建立全國統一的勞動力市場,通過市場配置勞動力要素,實現勞動力跨地區自由流動,最大程度發揮勞動力的生產效率。

作者:趙忠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院長

原文鏈接:專訪人大勞動人事學院院長趙忠:從經濟恢復到青年就業形勢改善需要時間


關于我們|加入收藏|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2014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累計訪問量:14210214 訪問量統計?
国产微拍精品一区|91精品在线国产|在线观看国产精品入口|国产日韩欧美亚洲综合首页